第十届健康中国论坛近日召开,这是继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颁布后,该论坛举办的首个中医主题单元,聚焦道地药材。与会嘉宾认为,当前全国的中医事业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教育、医疗、科研、产业都达到了新的水平,中药方面也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也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国家级名老中医、原上海中医药大学校长、终身教授严世芸表示,中药材栽培当菜种,收上来当药管;对中药毒性问题处理不够慎重,中西药毒性没有一碗水端平;中药炮制,后继乏人等现状使得中医输在了源头上。

据相关研究显示,不同地方栽培的药品它的有效成分的含量可以相差几倍到几十倍。在严世芸看来,道地药材的关键在于源头没有把控好,后面的药品质量监控都是瞎忙。“不管哪里种、谁种、怎么种,最后种出的中药材都任其进入市场。中药产业这么热,中药的栽培和养殖的质量问题已经成为民生问题,必须引起并关注,同时加以解决了。”

原上海市药材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陈军力则用40年浸润研究中药材,努力重塑道地药材。他从昔日的百草之王野山参讲起,从如何实现道地药材的全产业链可溯源把控,从基地管理,年份鉴定,行业标准完善谈起。道地药材有点像考古,不仅看产地,还要看年份。

据陈军力介绍,人参在经典民方和之前名家的处方中,使用频率相当高。但现在,使用者日渐稀少。临床用党参代替人参,其实效果完全不同。他表示,好药一定经得住现代临床试验,但一定需要当代的医生传承好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