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激起千层浪。

近日,阿里集团正式确认天猫医药馆已向平台商家发出《关于药品类目紧急管控措施的通知》,告知天猫商户需停止药品销售。阿里方面称,收到河北食药监局的通知,要求停止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业务。

阿里巴巴集团公关部一位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目前天猫医药馆一切B2C、B2B的业务都被暂停,但因发货延迟等原因还需要一个缓冲期。

实际上,目前试点的3家药品网上零售商都收到了类似的通知。

对此,一些网上药商认可监管部门对政策做调整,认为规范网上售药政策后,会更有利于网上药品销售的政策出台。

但也有众多行业人士认为,对医药监管部门来说,网上售药一直是敏感问题,此时突然停止天猫等3家第三方网上药品销售试点平台,无异于踩刹车,有可能会导致政策的倒退。

暂停售药

“当地食药监局批准的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分为做网上批发业务的B证、做网上零售业务的C证,以及做第三方平台业务的A证,持有A证不能对消费者开展零售业务,而A证中被允许展开零售试点的只有这3家。”上述业内人士评论,“停止第三方平台零售试点后,其他拥有B证、C证的企业不受影响。”

目前国内被批准(试点)允许开展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业务的总共有3家网站,除了天猫医药馆以外,还有广州八百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百方”)和上海的1号店。后两家也相继表示,收到了当地食药监部门的通知,停止药品网上零售业务。

截止到2015年底,获得《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A证的企业共有19家,其中只有3家获准开展网上零售试点。也就是说,获准的电商平台可以在本平台上开展网上药品零售业务。

资料显示,2013年11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CFDA”)批准河北慧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95095医药平台为试点单位,开展全国首家互联网第三方平台上的药品网上零售试点工作。随着阿里集团的入主,该平台成为天猫医药馆。

八百方则是在2014年7月成为第二家第三方药品网上零售平台试点企业,1号店紧随其后,在2014年8月获得试点资格。

据八百方相关人士表示,药品零售试点为一年期,试点一年以后,也就是2015年8月,八百方将资料汇总给当地食药监局汇报,同时汇报的还有天猫医药馆和1号店。

“收到汇报后,当地食药监局可能对政策还在考虑。”从事药品第三方平台零售业务的一位人士表示。

1号店公关部发给媒体的回函显示,最快在一周内停止药品销售业务,但是其他健康类业务仍继续。

政策倒退?

6月7日,本报记者向CFDA发出采访函,询问突然停止3家第三方平台药品零售试点工作的原因。CFDA相关人士表示,问题将送达相关司局等待回复,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监管部门正式回复。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停止试点是因为试点期限到期,CFDA收回企业的试点身份考虑下一步的措施。

“药品网上零售显得敏感,流通中也出现一些问题,因此主管部门要对这一阶段的试点进行观察分析,以便出台进一步的监管政策。”中国医药物资协会网上药店分会会长龙岩说。

他认为,对第三方平台网上药品零售试点的终止在药品零售行业也会带来积极意义上的引导,就是引导网上药品销售企业走O2O的模式,即门店配送的服务模式。

八百方董事长张小兵认为,CFDA取消3个第三方平台的试点,并非是第三方平台暴露出什么问题,而是因为无论在线上还是线下,药品的流通都存在一些很复杂的情况。

此前的4月底,国务院还正式发文,明确医改试点省份推广“两票制”,要求今年之内“两票制”在国家医改试点省份必须落地。“两票制”落地后,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以“两票”替代目前常见的七票、八票,每个品种药品的一级经销商将不超过两个。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一些中小型经销商可能会做不下去,但“两票制”将有效提高流通行业集中度,让老百姓得到实惠。特别是中小型经销商会逐步淘汰,或者加入到大的经销商。另外,以前销售渠道非常多,流转次数越多,药品加价越高,总的来说,“两票制”降低流通环节是可以降低药品价格的。

“无论是近期的疫苗事件,以及国家推行‘两票制’等,都可以看出政府还需进一步强化药品流通各个环节的监管把控,在这种情况下,CFDA需要进一步研究新的监管方案。”上述人士表示。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停止试点是表明监管部门对网上售药在政策上踩了刹车,显示政策正在倒退。

“试点期限去年就结束了,并非今年,为何不在去年而在今年年中停止试点?可见现在CFDA认为问题敏感,踩了刹车,要收紧政策。”一位长期参与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业务的某公司高管分析。

“2014年曾出台可以允许网上销售处方药的征求意见稿,但是该政策被无期限延期,既然第三方平台上处方药不能卖,非处方药为什么也不行?”该高管表示疑问。

他认为,非处方药经过长期使用和反馈已经表明,其安全性和食品差不多,这样安全的产品在网上销售有何不安全?如果停止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至少应该允许对OTC药品网开一面。

2015年1月,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毕井泉调任CFDA担任局长、党组书记。部分业内人士认为,从毕井泉就任局长以来,监管部门放慢了网上药品零售的步子。

“实际上,你可以去问问消费者,随着药品销售进入互联网领域,10年来药品的价格是不是更便宜了?买药是不是更方便了?”上述高管反问。

线下斗线上?

根据财报,2015年天猫医药馆总商品交易额为47.4亿元,交易金额占国内在线医药零售市场一半以上份额。国内获得互联网药品交易B 2C牌照的企业约为450家,其中258家入驻天猫医药馆。

“天猫医药馆销售额中约40%为药品,在被停止之列。”龙岩说。按照他的说法,被停止的交易额大约近20亿元。

另外两家第三方平台则表示,销售金额不便公布。不过,龙岩估计,另外两家的网上销售额合计不会超过10亿元。

“我们主要做器械交易,药品交易金额不大,天猫医药馆停止药品交易对我们影响不大。”在天猫医药馆销售额比较靠前的德开大药房有关人士称。

3个试点的第三方平台,除了药品以外,其他健康产品销售不受影响,因此以销售药品以外产品为主的企业受冲击较小。“还有就是提供O2O的企业,以及交易在线下完成为主的企业。”一位业内人士评论。

但是,一些以电商平台销售为主,实体店比较少的企业此次受到的冲击比较大。根据2015年天猫医药馆医药电商B2C官方旗舰店销售额排名,康爱多大药房旗舰店、健一网大药房旗舰店、壹号大药房旗舰店等名列前三。

另外,本报记者多次致电广东康爱多连锁药店有限公司、广州七乐康药业连锁有限公司等,询问停止网上售药业务带来的影响,但并未得到回应。

而在一些医药电商人士看来,监管部门政策收紧还和药品零售行业的内斗有关。

自从国家实行推进互联网产业以来,新经济的迅猛发展和传统经济激烈碰撞,只不过在药品零售领域,传统的实体经济比其他行业更容易找到攻击的借口。

“这些实体药品连锁店是想减慢网上药店的发展速度,让自己有时间慢慢赶上来,他们为此找了不少麻烦来进行阻碍,但是这次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耽误了全行业的发展。”一位业内人士说,他表示,毕竟对于整个药品连锁行业来说,开放互联网销售,给网上销售以更大的空间,实际上对全行业是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