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中药材、中药饮片、中药配方颗粒,都将用一个分10层、长达17位的阿拉伯数字,分类表达品种来源、药用部位、品种类别及其规格、炮制方法等。

01100301001……在海内外专业人士眼中,这串看似神秘的数字由5层编码构成,依次代表“根及根茎类/贵重药材/三七/春三七/一等品”。

这就是由中国专家主导、经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批准,今起向全球发布并出版的《中药编码规则》。设在上海中医药大学的ISO中医药技术委员会秘书处表示,这是世界上首个中医药编码国际标准,此项顶层设计正如莱布尼茨发明计算机二进制,是“互联网+”时代迈出中药数字化、标准化、信息化的第一步。

记者获悉,截至目前这个技术委员会已正式独立发布6项中医药国际标准,包括一次性无菌使用针灸针、亚洲人参种子种苗、中药重金属检测方法、中药煎煮设备、艾灸器具等,实现了ISO领域中医药国际标准零的突破,为促进中医药产品和服务国际贸易带来深远影响。

标准竞争是最高形态的竞争

以我国为主制定的首个世界传统医药领域国际标准《无菌针灸针》为例。不仅中国,日、韩、德、越等国也制造针灸针,全球每年用量达50亿支。以针柄与针体连接的牢固度来说,中日韩三国标准就各不统一。我国针灸针较粗,日韩则较细,如牢固度不合理,可造成难扎针、易断针。记者了解到,早在2007年,韩国就抢先一步筹备针灸针国际标准起草。至2009年,ISO通过决议成立新的技术委员会,代号为TC249,即中医药技术委员会,由中国上海中医药大学承担秘书处工作。最终,多国数十位专家历时30多个月对无菌针灸针反复验证,才确定统一标准。作为“技术领域联合国”,ISO每一项国际标准制定,从立项到发布的程序通常需要3到4年,可说是各成员国专家经过一系列交锋、碰撞、摩擦、迸发而凝聚的智慧结晶。

正如这部《中药编码系统——第一部分:中药编码规则》(ISO18668-1),由廖利平教授领衔申报,国内43家单位77名专家参与编制,TC249及 TC215两个技术委员会的美、加、澳、西、德、意、日、韩等成员国加入合作,历经3年多、7个阶段,包括为期3个月之久的标准草案投票阶段,才成为今年以我国为主导率先完成的首项中医药ISO标准。“每推进一个阶段都非常艰难,都是各个国家的利益博弈。”作为项目负责人,廖利平认为这一编码系统建立凸显了中医药标准的国际话语权。

而这张标准化网络涉及36个成员国。在ISO日内瓦总部领导下,由澳大利亚前药品管理局局长戴维·格雷汉姆博士任TC249主席,上海中医药大学中医药国际标准化研究所所长沈远东教授任秘书长。秘书长助理、上海市中医药标准化研究室主任桑珍透露,眼下正在制作的国际标准达46项,待讨论的新项目提案达35 项。步入收获期后,一大批中医药国际标准正在全球布局。